权利的游戏 > 艾玟 > 最坏男人心 >
十六


  沈培茹接著说:“叔叔,那不卖,也不关掉农场呢?就照目前的方式继续经营下去,每个月还是有赚钱呀!”

  “培茹,每个月是有赚钱没错,但那只是看起来有赚,事实上旧的设施要改善、新的设施要增加,这是一大笔钱:加上农场若没有时时推出新的活动,那游客来过一次就不会想再来,这样农场就会逐渐衰退的。”高又美按住心慌,她一定要帮叔叔想出解决之道。

  “这年头,企业都以连锁的方式在经营,有资源共享的便利性,蓝天要单打独斗,要在旅游市场闯出知名度是很辛苦的。”林则伍分析著。

  “你们都说得很好,我现在心里很乱,才会找你们来商量,其实卖掉这里我也很舍不得,你们也可能都会没工作,可是不卖掉我又无力经营。”高新从怒火中又转为哀声叹气。

  “叔叔,只剩下大展对我们农场有意思吗?”高又美问。

  “嗯。”高新应了声。

  “一亿三千万,那等于是赔钱卖,就算做水土保持和林地培育也不需要那么多钱,乾脆我们订一个价,要不要买随便他们,我们也不能任人宰割。”高又美也很气愤,要真是季云白出卖她,她绝不会原谅他的。

  “又美说得对,买卖东西本来就要经过讨价还价,我们退一点、他们进一点,要让他们知道我们蓝天也不是好欺负的。”沈培茹也有著同仇敌忾的心。

  “好,乾脆我们跟大展的代表面对面的谈,别以为他们是大企业,我高新就一定要卖给他们,老子不爽,也是可以再去跟银行贷款的。”高新的硬脾气又让他志气高昂起来。

  “叔叔,先谈谈看,我们不要拒绝任何机会,也不要轻易答应任何条件,也许我们还会找到更好的买主也说不定。”高又美只能先说著安慰的话。

  “好,我就让会计师来安排。”高新说。

  毕竟蓝天是合法经营的农场,在被并购的过程,是需要会计师协助向国税局来申请程序办法。

  高又美还是感到很不安,希望不是因为她才让蓝天损失这么大的利益,否则她怎么面对从小把她当女儿疼的叔叔?

  高又美望著手机上的号码发呆,她到底该不该主动打这通电话?

  自从季云白回台北后,就没消没息的,这不是她希望的结局吗?两人最好不要有任何的关系,可是她为什么心口总是愁愁的。

  他借给她的T恤还是忘了带走,看著衣柜里那件突兀的男性衣物,他走后,连带把这里变得更寂寞了。

  唉!发呆许久,不打这通电话,她又憋得难受。

  鼓起勇气,第一次拨了这个属于他的号码,铃声响了许久,最后转入语音信箱,她才悻悻然地切断电话。

  他是故意不接她的电话吗?这让她愈想愈气,恨不得立刻找到季云白当面质问他。

  她这才猛然想起,她对他的一切知道得是这么薄弱,除了手上这个号码,还有他暂时住在陈国强的小套房之外,她对他竟然一无所知。

  对一个一无所知的男人,她竟然有那么大的勇气跟他上床?

  他或许是诈骗集团、是金融罪犯、是花花公子……

  她果然和沈培茹没两样,一看到季云白那张俊帅的脸,就什么都不顾,她真是白痴,她怎么会愚蠢到这种地步?!

  手机的和弦铃声打乱她的思绪,一看来电显示是季云白。

  她接起电话。“喂。”口气有点不友善。

  “又美,你打电话找我呀?我还以为你把我忘记了。”他的声音还是这么好听,圆融中有著浓浓的笑意。

  “你刚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是下是故意在躲我?”她劈头就质问,也下管自己是不是有立场问。

  “我没有不接你的电话,我今天搬家,累得要死,刚刚在泡澡,所以来不及接电话。”他还是笑,谁让他一看到高又美主动打电话来,他的心情就好到不行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搬家?”她问。

  “我没告诉你吗?我的租约到期,刚买的房子又还在装潢,所以只好暂借陈国强的小套房住,没想到那么多女人一直找上门,所以我只好……”

  她打断他的话。“你不要再说了,这件事你已经说过了。”一提到她死皮赖脸去找陈国强的事,她就觉得丢脸,尤其她还喝醉了酒,更对他做出了上下其手的不规炬的事。

  “不开心呀?听你的口气,好像吃了一吨的炸药?”他噙著笑。

  “你今天搬家呀!搬到哪?”她顺口问,没想太多。

  “你要来帮我整理吗?我好多东西都没空整理,度假回来后真是忙翻了。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去帮你整理?”他转移话题的功力简直是一流的,高又美还是没问出他住在哪。

  “因为我想见你呀!”他说得理所当然。

  “见你的鬼啦!”他说得这么大方,却害她心窝又怦怦乱跳

  “你打电话给我,不是因为你想见我吗?”

  “我……我才不想见你!”

  听她支支吾吾的,他笑了。“别不好意思,我很快会去找你的,你等我,或许我后天就会去了。”

  “后天又不是放假日,你为什么又可以放假?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她再度刺探他的隐私。

  “你总算对我有兴趣了吗?忍耐点,你很快就会见到我了,我再当面告诉你。”他揶揄的笑声直在她耳边骚动。

  “谁对你有兴趣呀?!”真是自大狂。

  “好啦~~你打电话来,该不会真的只是跟我哈啦吧?”他收起戏谵,认真地问。

 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做什么的?别打马虎眼,我要你老老实实的说。”就算只能探得一丝蛛丝马迹,她也要确定祸不是她闯的,她在心里祈祷,这件事跟季云白一点关系都没有,否则她怎么对得起叔叔?


权利的游戏
上一页 回目录 权利的游戏 下一页
  • 权健边路尖刀加盟初期曾被质疑 如今获球迷点赞 2018-06-18
  • 国足当红国脚成国安奇兵 未来他期待爆发重返主力 2018-06-18
  • 不知球场禁烟令 马拉多纳就抽烟事件道歉 2018-06-18
  • 【北京团购】国一国二报废 长安福特为您报销优惠 2018-06-17
  • 世界杯揭幕战-22岁妖星两传一射 俄罗斯5-0沙特迎开门红 2018-06-17
  • 因房源信息失实 杭州约谈了这三家中介 2018-06-17
  • 未来四方集团董事长瞿金叶:女性创业机会越来越多 2018-06-16
  • 权健高薪求购恒大国脚飞翼遭拒 巅峰期曾是主力 2018-06-16
  • 河北今年退出煤炭产能1217万吨 2018-06-16
  • 三无产品充神药,上火让人多喝水 又一退休老中医被抓 2018-06-16
  • 如何打造一款让“前任”看了后悔分手的新年妆 2018-06-16
  • [网连中国]博物馆越来越热门,你有多久没去了? 2018-06-06
  • [绿色时空]不得不说的“蜜”密 20180520 2018-06-06
  • [绿色时空]“高招”养殖 取之有道 20180513 2018-06-06
  • [第一时间]国产水果市场调查 2018-06-06
  • 江苏 | 军婚小说网 | 机械制图 | 腾讯游戏 | 最新娱乐新闻 | 达酷电影网 | 成人电影网 | 称骨算命准吗 | pk10手机开奖视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