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利的游戏 > 朱映徽 > 夫君请认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“两日前,也是你在鲜鱼羹中动手脚的吧?”龙靖扬厉声叱问。

  他早就怀疑两日前的意外并不单纯,很可能是有人暗中动了手脚,而若真是如此,也只有在灶房中才有机会下手,这么一来,最有嫌疑的人就是庄婶了。

  刚才见外头那些客人们才刚抵达,尚未上菜,心想那个幕后搞鬼的家伙很有可能会再度下手。

  为了查明真相,也为了防止意外再度发生,他故意宣称要做葱饼而来到灶房,就是为了要暗中注意庄婶的动静。

  果不其然,他瞥见庄婶趁着他与尹曼芸在谈话的时候,鬼鬼祟祟地试图将这包粉末加到锅中。

  “为什么?庄婶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尹曼芸心寒又不解地问。

  都已经是好几年的伙伴了,她一直深深信任庄婶,想不到庄婶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。

  庄婶一脸愧疚,结结巴巴地道歉?!拔摇摇习?,对不起……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,见钱眼开,贪图……贪图人家给的银子……”

  “是什么人指使的?”龙靖扬沈声追问。

  “这个……”庄婶的表情又更尴尬了些,硬着头皮道:“我也不知道,对方是个年轻小伙子,但他说他也是受人指使办事……他告诉我,若是有客人上门来,就悄悄在端出去的食物中加入这些粉末……”

  尹曼芸心痛地说:“为了钱财,连对方的来历都搞不清楚,就答应做这种事?要是不小心闹出人命怎么办?你良心过意得去吗?”

  龙靖扬在一旁暗暗思忖着,关于这件事的幕后指使者,虽然暂时并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,但他直觉和大娘、大哥脱不了干系。

  若真是如此,他们接二连三地使出下流招数来对付“尹家小馆”,想要让他们经营不下去,这是为什么?

  根据他的调查,最近大娘、大哥和一名叫做张贤光的堪舆师往来密切,这两件事之间可会有什么关联?

  “老板,我知道错了……都怪我贪图那些银子……心想可以帮我娘多买点补品来补补身子……我再也不敢了……我错了……请你原谅我……不要把我送交官府啊……”庄婶哭得一把眼泪、一把鼻涕地求饶。

  听了这番话,尹曼芸有些心软了。

  她知道庄婶有个六十多岁的娘,身体不是很健朗,也知道庄婶一向很孝顺,时常省吃俭用的,就为了帮年迈的娘亲添件新衣。

  尽管她对庄婶的举动感到心寒,但看庄婶哭得如此凄惨懊悔的模样,实在也狠不下心来,毕竟她们是曾经一起努力的好伙伴??!

  “我可以答应不将你送交官府处置,但是‘尹家小馆’也留你不得了?!币砍林氐厮?。

  “还有,”龙靖扬立刻接口补充道?!澳惚匦牍虼蠹页吻宓狼?,即使不说出下药之事,至少也得宣称是你为了赚取价差,刻意瞒着老板采买不新鲜的鱼,才会害得大家上吐下泻?!?br>
  唯有给个合情合理的原因,才能拾回客人们对“尹家小馆”的信心,总不能让饭馆继续为这件事背黑锅下去。

  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庄婶一脸迟疑,想到将面对熟客们的怒气与责骂,她就感到畏怯。

  “不愿意?那就让官府来帮你澄清吧!”龙靖扬说道。

  “不、不!”庄婶赶紧说道:“我道歉,我公开澄清就是了!”

  尹曼芸望着龙靖扬,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。若不是有他的帮忙,只怕今日又要惹出另一场大风波了。

  第五章

  在尹曼芸和龙靖扬的监视下,庄婶硬着头皮,在“尹家小馆”大门外公开澄清那日的鲜鱼羹风波全是因她贪财而造成的。

  面对众人的指责,庄婶也只能默默承受,并表示为了负起责任,从今以后将离开“尹家小馆”。

  这个消息很快地传了开来,而整桩事件总算是平息了。

  傍晚时分,“尹家小馆”提前打烊。

  关上门之后,饭馆中摆了满满一桌丰盛的菜肴,全都是尹曼芸精心烹煮的拿手好菜。

  这是出于段钧贤的提议,为了答谢龙靖扬帮了“尹家小馆”这么多的忙。原本他们也邀了蒋仲昊一块儿用膳,可他称另有要事,已先行离开了。

  尹如意坐在位子上,偷觑了同桌的义父、娘和龙靖扬一眼,红唇悄悄噙着一抹娇羞甜美的微笑。

  像现在这个样子,还真有种一家人共进晚膳的感觉,那让她打从心底觉得幸福,又觉得此刻的一切美好得像是梦境一般。

  “龙公子,多亏有你,否则今日真不知道还要闹出多大的风波来?!币靠谒档?。

  “是啊,真该好好地谢谢龙公子,来?!倍尉统秆锞俦?。

  龙靖扬立刻也跟着举杯,并且先乾为敬。

  “都只是一些小忙罢了,无足挂齿?!彼档?。

  “龙公子真是太客气了。对了,稍早听如意说,你说是京城的生意人?”段钧贤开口问道。

  “是的?!?br>
  “做的是什么生意?”段钧贤又问。

  “我和朋友合伙经营一间客栈?!?br>
  “喔?是哪间?”

  “‘龙吟客栈’?!绷秆锩挥幸鞯鼗卮?。

  听见这个答案,尹曼芸和尹如意都诧异地瞪大了眼,只有段钧贤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惊讶,眼底甚至还悄然掠过一抹笑意。

  “什么?就是那间大名鼎鼎的客栈?”尹如意忍不住惊呼。

  她忽然想到今日他和蒋仲昊刚进饭馆时,义父的友人正好在称赞娘的手艺和“龙吟客栈”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那些话……他应该听见了吧?不知道他的心里会不会介意?

  “既然如此,你们怎么会到奉阳城来?”段钧贤接着又问。

  “我本就是奉阳城人,原本我和合伙人有意在奉阳城也开一间客栈?!绷秆锞菔狄愿?,并不打算欺瞒,毕竟那确实是他们最初的计划。


权利的游戏
上一页 回目录 权利的游戏 下一页 
  • 权健边路尖刀加盟初期曾被质疑 如今获球迷点赞 2018-06-18
  • 国足当红国脚成国安奇兵 未来他期待爆发重返主力 2018-06-18
  • 不知球场禁烟令 马拉多纳就抽烟事件道歉 2018-06-18
  • 【北京团购】国一国二报废 长安福特为您报销优惠 2018-06-17
  • 世界杯揭幕战-22岁妖星两传一射 俄罗斯5-0沙特迎开门红 2018-06-17
  • 因房源信息失实 杭州约谈了这三家中介 2018-06-17
  • 未来四方集团董事长瞿金叶:女性创业机会越来越多 2018-06-16
  • 权健高薪求购恒大国脚飞翼遭拒 巅峰期曾是主力 2018-06-16
  • 河北今年退出煤炭产能1217万吨 2018-06-16
  • 三无产品充神药,上火让人多喝水 又一退休老中医被抓 2018-06-16
  • 如何打造一款让“前任”看了后悔分手的新年妆 2018-06-16
  • [网连中国]博物馆越来越热门,你有多久没去了? 2018-06-06
  • [绿色时空]不得不说的“蜜”密 20180520 2018-06-06
  • [绿色时空]“高招”养殖 取之有道 20180513 2018-06-06
  • [第一时间]国产水果市场调查 2018-06-06
  • 江苏 | 军婚小说网 | 机械制图 | 腾讯游戏 | 最新娱乐新闻 | 达酷电影网 | 成人电影网 | 称骨算命准吗 | pk10手机开奖视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