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利的游戏 > 朱映徽 > 夫君请认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尹如意惊讶地瞪大了眼,认出那是义父的声音。

  但……她义父不是京城的生意人吗?怎么蒋老板却会喊他“郡王”?

  心中的疑惑愈来愈深,为了弄清楚究竟怎么一回事,尹如意拉着龙靖扬躲到一旁去,打算继续听他们会说些什么。

  “至于李凤娘母子还有龙家总管杜荣,他们三番两次地耍计谋、使阴招,我会要他们付出代价的!这些年来,我只能当个名义上的‘义父’,已经够委屈如意了,我不能再让我的亲生女儿受到任何的欺负与伤害。”

  听了这番话,尹如意霎时僵住,震惊得脑中陷入一片混乱。

  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义父会说她是他的亲生女儿?

  难道,她的亲生爹爹就是义父?!

  但……倘若真是如此,为什么这些年来他要一直以“义父”的身分出现,而不与她相认呢?

  “属下相信,靖扬也一定不会再轻饶他们母子的。”蒋仲昊说道。

  “嗯,这六年来,靖扬的表现确实相当令人赞赏,六年的时间,他成为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,也不枉我这多年来暗中安排了一切。”

  龙靖扬挑起眉梢,心中的惊愕不亚于尹如意。

  六年?安排?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  到底段钧贤和蒋仲昊之间是什么关系?这两人究竟瞒着他们什么天大的秘密?又为什么要隐瞒?

  “看靖扬与如意彼此有情,也不枉我当初要你设计将他引到‘尹家小馆’来,往后她们母女有靖扬在身边照顾,我也安心多了。这件事你做得很好,我会好好奖赏你的。”

  “郡王的吩咐,属下本该尽力办好,不敢贪图什么奖赏。”

  “事情办得好,本来就该赏,我一向是赏罚、恩怨分明的。好了,先这样吧,我到外头饭馆去了。”

  段钧贤迈开步伐从角落走了出来,蒋仲昊则跟在身后。

  他们原本打算一前一后地离开,想不到却看见了龙靖扬和尹如意。

  段钧贤和蒋仲昊都僵住了,脸上浮现尴尬的神色。

  刚才尹曼芸在饭馆里忙着,尹如意又出门去找龙靖扬,眼看屋内没有闲杂人等在,他们才放心地在庭院角落谈话,没想到龙靖扬竟在这个时候带如意回来,而且似乎还听见了他们刚才的对话。

  这下子……可麻烦了……

  尹如意望着义父,神情难掩激动,美眸甚至泛起了泪光。

  从小,她的心中就一直有个愿望,希望有生之年能够知道自己亲生的爹爹是谁,最好还能见上他一面,想不到,原来她亲生的爹爹竟一直在她的身旁?!

  为什么他不肯认她?为什么只愿意以“义父”的身分出现?难道她不配当他的亲生女儿吗?

  “义父,刚才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?你不但是一位郡王,而且还是我的亲生爹爹?”她的语气既哽咽又激动。

  龙靖扬也望向好友,问道:“你们刚才所说的安排、计划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仲昊,你似乎该跟我好好地说清楚?”

  蒋仲昊的脸色尴尬,迟疑地望向段钧贤。

  段钧贤知道纸是包不住火了,便朝蒋仲昊点了点头,示意他可以将一切告诉龙靖扬。

  至于女儿的真正身世……也罢,瞒了她十多年,或许也是该让她知道一切真相的时候了。

  “来吧,如意,咱们去找你娘,三个人坐下来聊聊当年的往事吧!”

  尹如意望了龙靖扬一眼之后,随着段钧贤转身离开。

  目送他们父女离去之后,龙靖扬转头望向蒋仲昊,说道:“好了,我们也该找个地方,好好地聊一聊了。”

  既然是六年这么长的时间内所发生的事,龙靖扬知道不是三言两语就能交代清楚的,于是便将蒋仲昊带到了他的新住所。

  两个人坐在大厅中,相对无言了一会儿,龙靖扬才打破沉默地说:“仲昊,你一直是我绝对信任的朋友,但是你却有重要的事情瞒着我,是吗?”

  蒋仲昊神色尴尬地说:“我身为郡王的属下,只能听郡王的吩咐行事。”他对一直信任自己的好友的确心有愧疚,但是他更不可能违抗郡王的命令。

  看出蒋仲昊眼底的歉意,设身处地想想,龙靖扬也能明白蒋仲昊的立场,对于他这几年来的隐瞒,总算稍微释怀了些。

  “他真的是郡王?也是如意的亲爹?”

  “没错,谨平郡王就是尹姑娘的亲生父亲。就我所知,这是出于尹老板的坚持,郡王为了保护女儿,让她们母女俩能过着平静安稳的生活,也只好以‘义父’的身分出现。”

  龙靖扬点了点头,完全能理解尹曼芸为什么会有此坚持。

  身为小妾所生的他,从小在大娘、大哥的仇视中长大,他够坚强,足以保护自己不受欺凌,可如意是那么柔弱善良的姑娘,若郡王府中有人刻意欺负她,她岂能招架得住?

  能够在“尹家小馆”中无忧无虑地长大,对她来说确实是最好的安排,只不过……他相信她的心里肯定对于只有“义父”、没有亲爹一事感到遗憾,否则刚才她的情绪也不会如此激动了。

  “那么,你我之间的结识,也与郡王有关?”龙靖扬又问。

  蒋仲昊点了点头,不再有半丝的隐瞒。

  “事实上,打从一开始,就是郡王命令我接近你,想法子和你结交为好友,并要我在你有任何需要的时候予以协助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我和他非亲非故,过去更是不相识呀!”龙靖扬困惑不解地问。

  “你记不记得六年前,曾经救过一个跌进湖里的男子?”


权利的游戏
上一页 回目录 权利的游戏 下一页 
  • 权健边路尖刀加盟初期曾被质疑 如今获球迷点赞 2018-06-18
  • 国足当红国脚成国安奇兵 未来他期待爆发重返主力 2018-06-18
  • 不知球场禁烟令 马拉多纳就抽烟事件道歉 2018-06-18
  • 【北京团购】国一国二报废 长安福特为您报销优惠 2018-06-17
  • 世界杯揭幕战-22岁妖星两传一射 俄罗斯5-0沙特迎开门红 2018-06-17
  • 因房源信息失实 杭州约谈了这三家中介 2018-06-17
  • 未来四方集团董事长瞿金叶:女性创业机会越来越多 2018-06-16
  • 权健高薪求购恒大国脚飞翼遭拒 巅峰期曾是主力 2018-06-16
  • 河北今年退出煤炭产能1217万吨 2018-06-16
  • 三无产品充神药,上火让人多喝水 又一退休老中医被抓 2018-06-16
  • 如何打造一款让“前任”看了后悔分手的新年妆 2018-06-16
  • [网连中国]博物馆越来越热门,你有多久没去了? 2018-06-06
  • [绿色时空]不得不说的“蜜”密 20180520 2018-06-06
  • [绿色时空]“高招”养殖 取之有道 20180513 2018-06-06
  • [第一时间]国产水果市场调查 2018-06-06
  • 江苏 | 军婚小说网 | 机械制图 | 腾讯游戏 | 最新娱乐新闻 | 达酷电影网 | 成人电影网 | 称骨算命准吗 | pk10手机开奖视频 |